Make Privacy Protected Again

采访 | CoinVoice 商业公开课:解码 Web3.0 与数据隐私

Web3.0 一直以来被称之为是下一代互联网的雏形,通俗来讲,Web3.0 的愿景是打破平台的垄断,建立全球新的数字经济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将会消除靠促进不同用户群体或使用者之间的交易交互来创造价值的中间商平台,将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撮合到一起,给予双方更优惠的待遇。

另外,用户的数据是平台的护城河,但是目前平台并未因为这个数据给予用户应得的收益。所以通过应用区块链等技术和经济学设定,实现将用户在交互过程中创造出的数据价值返回给用户,也是 Web3.0 的愿景之一。

有了区块链引入 Web3.0 之后,它未来究竟有多强大?又如何解决我们数据隐私问题?今日,CoinVoice 公开课邀请了 Dimension 创始人 Suji 分享《解码 Web3.0 和数据隐私》,以下为分享实录:

CoinVoice:近几年 Web3.0 一直受众多讨论,作为资深程序员,你理解和认为的什么是 Web3.0?

Suji: 先来发一本朋友送的藏书,这本书出版于快十年前,最早在十年前,提 Web3.0 是对于 Web2.0 的进化预计不满(Web 产生了垄断和割裂了)。

包括万维网发明人 Tim 爵士提的语义网(Semantic Web)和一系列尝试。当然这些尝试基本没有成功,最后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后 Web 其实是示威的。由 App 和 App 商店带来的互联网主权化和割裂化越发严重。

比如,大家都看到 Telegram 创始人 Durov 说如果他不停止 Telegram 的区块链项目有可能会遭到下架报复的问题。各国商店下架产品基本也是类似的情况。

最近几年提到的 Web 3.0 最早也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其实和以太坊社区,Vitalik、Gavin Wood 等人和这些团队/朋友们的 vision 脱不开关系。一般来说 Vitalik、Gavin 都不太愿意把以太坊或者其他 layer 1/2 跨链等等,形容为金融科技 Fintech 项目。

虽然这些项目具有金融属性(Token);但 Vitalik 和 Gavin 也不止是说这一点。而是形容为互联网新世界,修复和改变被大公司和反全球化变得支离破碎的 Web2.0。我个人理解是其中包括 身份(DID)、数据(隐私计算、数字劳动)、资产(DeFi)的一系列自主和自治。

CoinVoice:我们注意到你曾经提到过 DWeb 的概念,它与 Web3.0 有何不同?

Suji: 因为 Web3.0 这个词其实定义最近变窄了( Web3.0 基金会以及 各种其他的项目);有一些项目就无法被 Web3.0 社区注意到;但他们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员。比如说 WebTorrent、Gun.js 、Mastodon (长毛象,类似去中心化 Twitter)、Matrix ( Riot.im 欧盟捐款资助的聊天协议)这类。

长毛象最近挺火的一堆人 weibo 搬家去。这些不是区块链,有的是 Federated(节点化的,没有那么中心化),但也非常重要。所以德国技术社区(Jolocom)、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万维网创始人 Tim 爵士等人就参与开始提 DWeb 这个词。旨在更加包容。

这里发一些我们之前的分享文章介绍一些细节。

CoinVoice:接下来我们来聊聊 Dimension,很多朋友听说 Dimension 是从一款插件工具 Maskbook 开始的,当时V神都转推了,除了我们熟知的加密聊天功能,能详细再为大家介绍下 Maskbook?接下来还有其他功能上线的计划吗?

Suji: 是的,Maskbook 在去年底有了。其实我们不光将自己定义为加密工具,而是一个通过 Maskbook [加密]进入新世界的桥梁或者大门。

比如说以下这些功能:《银河系第一款稳定币加密红包》,能在 Twitter/FB 等地发数字货币红包。这个文章是和 Makerdao 合作的活动。

Vitalik 发的已经被领完了。

另外在之前疫情严重的期间,我们也帮助 Consensys 子公司 Gitcoin 一起做了筹款功能。可以通过 Maskbook 直接向红十字会等 NGO 捐款稳定币。不用离开 Twitter,之后也会加入法币通道。然后还可以通过 IPFS/Arweave 等去中心化存储,不用离开 Twitter/FB 分享加密文件等等。其实换句话说,就是从有各种问题的互联网旧世界,进入新世界的桥梁/大门。这就是 Maskbook,加密是其中一个组件,这个应该下个月就会上线拉。

CoinVoice:Maskbook 有很多想象空间,那么现在下载量怎么样?用户使用体验和功能如何?

Suji: Maskbook 第一方客端大概是 2w 以上了。如果加上其他的节点(后面问题会提到)应该是超过 80w 用户。如果大家喜欢长毛象也可以去安卓上(Google play)等下载。Twidere 是一个 Twitter/Mastodon 客户端。很多用户其实并不一定需要完全理解 Web3 .0 和新世界。但来玩来用的用户都是来玩这个新入口的。在 PC 上的话可以来 Chrome 插件下载 Maskbook。就像是 Brave 教育了很多用户进入新世界。我们的目标也是类似的,而且会采取技术上更领先的方式。

CoinVoice:作为用户来讲,可能谈到加密聊天,更多大家会想到 Telegram、BAT 等等软件,你为何选择从中心化社交平台工具去作为切入点,而不是直接自己来开发一款新的加密聊天社交工具,你的这一思考逻辑是什么?

Suji: 我觉得任何尝试再造一个 Facebook、微信的项目都会面临很大失败或者阻碍。即使是 Telegram,在创始人 Durov 这么多金的支持下去中心化也失败了。

这里引用一下我去年讲的一个例子:過去的嘗試。過去人們想要跳脫由巨頭壟斷做過很多種嘗試,例如離開現有不安全的平台,改用其他像是“Signal”或是暗網,但這當中都沒有 DAU (Daily Active User) 超過百萬以上的產品,而且也因為不被大多數人了解而遭受到污名化。或是成立新的平台或產品期望顛覆之前的巨頭,像是 Telegram 和 Signal 等都是創始人具有極大勇氣和犧牲才能維持原有的理想,但是因為這些不開源的程式系統,本質上所依賴的還是人治,難以保證在成功顛覆現在的巨頭之後是否會成為另一個新的壟斷企業。”Telegram 很多东西还是没有完全 open 的哦)

我们一开始想的就是既然所谓 Web3.0 是 Web2.0 升级和变革,那就应该像是在旧世界里面升级到新世纪。而不是尝试造一个新的微信如何如何。这是以前写的一些例子:

CoinVoice:问一个比较尖锐的话题,目前推出的几款社交工具产品,商业化路线的规划是什么样的?

Suji: 以 Maskbook 上的红包为例吧。我们在 3 天时间里用很少的预算帮助 Maker 创造了 15%(2000+) 的新用户/粉丝,而过去合约钱包比如 Argent 其实努力了半年才有几万(3w)用户,原因是 很多用户不想离开 Web2.0 也搞不明白,所以通过支付的手续费、 IPFS/Arweave 的托管手续费 这就是个独特的商业模式了,当然最终还有更大的第二曲线。在目前 我们应该是能转变最多旧世界用户去新世界的产品。

CoinVoice:Dimension 貌似在 Maskbook 找到了突破口,陆续收购了 Twidere 和 Mastodon 的两个节点,可以做个简单介绍吗?接下来有什么样的产品规划?

Suji: 其实我们并不是进行收购而是开源的资助和维护。很多其他项目都没想过的问题是 普通人也不一定真的非常喜欢微博、Twitter 等等。只是他们技术知识有限 一步进入 Web3.0 太难了,所以非常多的用户选择了第三方客户端去中心化 Twitter(Mastodon)节点继续自己过去的社交习惯。比如长毛象创始人是刚毕业的德国人,2016 年底至今已经有 400w 用户了。

我们一直想的是如何链接 Web2.0 和 Web3.0 ,如何让不喜欢 Facebook 的人(又因为社交关系离不开)在不离开 Facebook 的情况下直接进入新世界。这些节点等等用户有接近 80w。应该是除了 Brave 和钱包之外最大的 2C 入口了,我们也会继续支持这些 引导用户进入 Web3.0 的项目,并且将 Maskbook 整合进去。

CoinVoice:假如某一天你们的工具用户增长十分迅猛,触碰到了 Fackbook、推特等中心化社交类平台的核心利益而被封禁,你认为应如何与他们一战?最近 TikTok 就遇到这样的问题。

Suji: 我觉得首先和 TikTok 这类项目很大的不同是我们完全是开源开放的。很难被封禁。另外如果只说 Twitter 其实 Twitter 创始人 Jack 去年底的表态已经很明显了。他说要完全去中心化 Twitter,成立 Bluesky 团队一步步来,Bluesky 团队和 DWeb 社区互动也非常多。我觉得他们还挺支持我们这种项目的。

至于 Facebook,我认为 Libra 很难真正变 permisson less 或者真正全球化。而怎么将 Facebook 嫁接到去中心化(以太等等)新世界的技术是独一份的,而且我们也开源 进入互联网标准委员会去讨论 推进这些技术标准。当年网景浏览器遭遇微软 Windows 捆绑安装 IE 的流氓大法,美国政府差点拆分微软。我觉得 Facebook 可能也在被拆分的边缘了。(想象一下 Facebook 说有 Libra 没有以太坊,只许用 Libra 不然封杀用户帐号……)

关于互联网标准委员会我可以发一些介绍过来,这里有一些别的公司写的文章:国内首家!360 加入 Ecma 参与 JavaScript 语言标准制定。

Suijtech 是我们的美国公司名字。我觉得扎克伯格就算想和 Vitalik 打一架也会发现,打了白打……

CoinVoice:那谈到数据隐私保护,可能绕不开监管这个话题,你如何看待监管与用户数据隐私的矛盾?你认为这两者如何平衡?

Suji: 我觉得主要问题是权力寻租。不是不能监管,是私营公司借用监管之名进行打压,在国内可能情况已经不少了。全世界范围都是这个问题。

数据是资产也是生产资料,所以即使要进行监管征用,也是要付费的,和拆迁要给钱是一样的。现在很多大公司(腾讯、 FB)的借口都是为了保护某某,数据拿走了,至于顺便赚钱做广告,用户你就不要管我了…这肯定不行嘛。

CoinVoice:那么你有考虑过 Dimension 未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公司?

Suji: 我知道谷歌当年的回答比较猛,先是说「不作恶」,然后说“Google is not a conventional company. We do not intend to become one”(这句话可以去集团官网看 https://abc.xyz/ ),要我说的话我希望我们能最终不要成为一家公司,“Dimension is intend to become one [company]”,其实很多大家不知道的组织都给互联网的发展做了极大的贡献也赚到了一些小钱,或者看上去很有钱。比如 :互联网档案馆 Internet Archive 或者 Mozilla(Firefox 浏览器背后的基金会),给大家来在 Internet Archive 照片。

他们买了一座教堂,就像互联网神殿一样,过去这样「不是公司」的组织 可能无法达成商业上的成功和平衡。老爷爷是 Ted Nelson;超链接这个词等等都是他发明的,万维网也收到了他的启发,但是在 BTC、ETH 之后,其实已经有了很好的案例。我们最终的目标是 Dimension is intend to not become one [company],成为一个类似于 DAO 的自治组织。

发一点相关的资料,过去互联网的成功离不开这些人。

最后,谢谢大家。




官方网站

https://dimension.im

产品

Maskbook https://maskbook.com

Tessercube https://tessercube.com

社交平台

Github https://github.com/DimensionDev

Twitter https://twitter.com/realmaskbook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realmaskbook

Telegram https://t.me/maskbook_group

捐赠

Bitcoin 3PRrXj1HTXDc4j9SCQZ6hovpa74iimqtgX

Ethereum 0xD71c7150962fd484a4291a193c85426Df9EaABbB

分享